最新文章

从2012年开始,没什么文笔的自己瞎写了703篇文字

二0一二年,我开始正式写博客,不知不觉到现在已经写到了第八个年头,时间过得飞快,岁月从不饶人。世界在变,思想在变,文字随着人也在变。 那天是二0一二年的四月二十三,至于当天的天气是怎样早已忘记,只是心情应该是阴有小雨。在苏州河畔有一个外表光鲜亮丽的小区,里面的房间如同迷宫隔着一个个小小的房间,便是我 […]

普通上班族三年赚一百万难不难

前几天,山子在微信里分享一篇文章是关于比特币的,内容大意是今年比特币价格已经突破1万美元,然后他感慨说,自己一年居然还赚不到一枚比特币的钱。 我第一次买比特币的时候是在2013年,那时候一枚大概是二三千人民币左右吧,自己也跟风买了几百块钱的,在涨涨跌跌的过程中也不断有人看空,于是自己也匆忙卖掉。毕竟 […]

输出价值建立管道,远胜无聊的合群

你可能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故事:某个人在一个行业奋斗了许多年,学会了这个行业的整套技术,积累到自己的人脉,从而告别了朝九晚五,两点一线的平淡生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对有这样的人,但也有这样的故事: 故事一: 某某,在某一排名前五的保险公司做了许多年,手上积累了很多客户资源,此时他已无法 […]

若开始,就是最好的开始

他曾经一个人时,爱好不多,不过喜欢旅行和写作。 后来,他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曾经说地笔耕不缀,也不过变成了偶尔片语。 有些事情,即使荒废很久,但思想也从不会灭亡。2020年的秋天,他想重新提起笔,为自己回忆半生经历,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亦如当初,被别人的一句话醍醐灌顶一般,让后来者少走弯路。 好 […]

上海打工十年,未读大学的他终于在这座城市买房

2020年的6月,山在群里发了一张猫片,是一只可爱的英短。 YY说,这个猫好可爱呀,要不我们把他接到上海来吧。 但养猫自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项希与YY住在公司的人才公寓,房租相对于市场上便宜了很多。但几个月前管家紧急通知说,谁家有养宠物都登记下,后续再也不允许养宠物,这样一个通知之后,他们彻底失去 […]

又一年的双十一,身边网店小卖家的真实故事

虽然尚未到一年一度的光棍节,但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却今年却是提前来了。 2020年的11月1号是个周末,虽然已过了凌晨,项希还没有开始睡觉,因为YY还在等待12点以后开始付最后的尾款,在早上醒来之后再去选择性退货。YY说,要不你问问山今年的销量如何。 一:打工人 山与项希来自同一个地方,皖北的一个贫穷的 […]

荼蘼

在农村老家时,见过很多花,许多草。家中养的、野地里开的,叫出名的,或叫不出名的,均是生活中的一些点缀。来到钢筋水泥的城市,每日路过经过旁边的绿花带,花儿开的倒是娇艳,却是闻不到香,不知道名,也记不住样。 你听过荼蘼花吗? 据说,它盛开在花季的最后, 所以当人们看到 总是怅然花季即将结束 花季会再来的 […]

长假五一

从2011年来上海至今,今年是放假最久的五一假期。若是往年,有如此长假,自己恐怕不是被人称之为“后浪”,而是“太浪”,即使不是泰国新加坡印尼尼西亚。估计也是江浙沪包邮区转上一圈,或是回到老家小院,来杯下午茶。 今年,就老老实实的留在了上海。2号出去转了一圈,本想去某个地方转上一圈,去了才发现不是需要 […]

全新开始吧

公司电脑换了很多次,许多文件都已经不见了,但却仍然还保留着很多从前的东西,或是一年前,或是几年前。身边人已是换了一批又一批,而只有文件日期默默记录着曾经。 从前,曾未想过会在一家公司呆了很久。后来,也未曾想过一起呆过好久的人,最后还是各奔东西。我是有一点怀旧的人,很想对一些东西,按上删除键,却又舍不 […]

Macbook笔记本碎屏

对于笔记本,我从来没有想过,它是脆弱的。直到这个月,第一次体验到,原来笔记本的屏幕也是会碎的。 应该是2018年的公司年会吧,具体时间我已记不太清,部门两名同事中了macbook pro,而我中了什么也已不太记得,阳光普照应该不是。当时想从同事手中收购,但他们自己要用,也没能收成。 虽然家里已有有了 […]

有钱真好

白天最是时光短,凛冽寒冬早归家。 诗虽好,但诗意的生活毕竟是种奢侈,当然生活这个词只属于一部分人,对我而言也不过是生存而已。 虽然上海今天又下了一场雨,但却没有怎么感觉到冷。全球变暖对我而言也不知真假,只是今年没那么冷罢了,毕竟也不需要靠温度来冷静,所以于我而言不过多打一把伞。 一年又到了年尾,忙碌 […]

小小世界

其实有许多事情要做,但天干物燥,也难免人心浮躁,落笔书愁解忧。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人际交往能力不是特别强,沟通能力,很多人对自己的评价都很差,也以至于自己也信了这一套,一直很少与人接触。但我觉得我还是要感谢一个人,虽然也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擅长交流的人,但却还是 […]

|网站地图|大事记|左邻右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