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昨日飘雪昨日事

11月26号,从香港回到上海,天空一片灰暗。 起初以为两地是一样的天气,第二天一早,发现原来雾非雾,霾却是真的霾。 盼,如果下一场雨该多好。 12月2号,公司第七届运动会,也是我参加的第七场运动会,早上晴霾万里,临近中午时分,雨却突如其来, […]

看看世界

清早起来,朋友圈清一色的都是关于世界杯的动态。 早上出门,路上行人在眉飞色舞的谈论着世界杯。熬夜看球,居然早上还这么有精神。对于我这种,不看球不熬夜,居然还要冒着迟到被罚钱的风险,也要多睡几分钟的人来说,情何以堪。 人比人总是有差距的。 虽 […]

夏日小雨微微寒

千呼万唤始出来。 终于可以用手机更新公众号了。 写字,最重要的是灵感。而灵感这东西稍纵即逝,所以,等不得。 恰恰相反,每次都在等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心情,去写自然合适的东西。而当初想要表达的东西,却常被合适二字牵绊。 现在,刚刚好。 地铁若不 […]

一场雨

昨天刚甩掉外套, 今天又降温来闹。 30度减15度, 怎么老天爷也学会了促销, 这让我受不了, 出门不看天气预报, 淋成落汤鸡不用洗澡, 老天也在是做公益, 你又怎能指责今天下雨, 下雨天气不好。 春眠不觉醒,总是睡不好。 人家都说春天在哪 […]

身不由己

每年的春天都是一个很奇怪的季节,你觉得它该热的时候,它却变偏偏又降起了温。当你像冬天一样穿起羽绒服走在街上时,忽然看到别人已经穿起了短袖,觉得自己似乎好像是个傻子。昨天午后阳光正暖,今天却又阴雨绵绵。 今年,是在上海过的第七个春天。年年春相 […]

乐天派

江湖的地方,总是有人的。有人的地方,总是难免有瘦子,胖子。 每个人都是讨厌烦恼的,但每个人却各有的烦恼。瘦的人说怎么没说瘦就瘦了,胖的人说怎么说胖就胖了。 我也是讨厌烦恼的人,但我也是有烦恼的人。 许多事情你不去找别人的,别人也会去找你。许 […]

过年

花开花落年复年,日出日落天又天。 人来人往念不念,不知不觉又过年。 年来年去三五天,乡归乡离不得闲。 今日又写闲书篇,不知下篇何时撰。 都说每逢佳节胖三斤,这话对于某些人是有效的,对于有些人来说完全是无稽之谈。从家回到上海之后,对于上称是惧 […]

还是要做个敢于吃螃蟹的人

很久以前说,要笔耕不缀。结果实至今日,倒是啪啪打脸。年关将至,最要留点文字,在年关以前。 我并不喜欢写鸡汤,但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自己也就熬成了鸡汤,估计无论写点什么,都会是汤香四溢。 2018.2.4号,这天是我在公司参加的第七个年会。活 […]

二十七年,第一次见到陌生城市亲人

我不知道一生去多少座城市算多,到多少地方算少。经历过什么人生才算的上完美,错过了什么人生才叫做遗憾。 但我知道,懂你的人一个眼神都懂你,一句状态也会感同深受。不懂你的,千言万语,不过也是对牛弹琴。再远的城市,有温暖便不陌生。再熟悉的城市,没 […]

再见,十一月

2017.11.30号,23:37分。 对于有些人来说,时间已经很晚,但对另些人来说,不过是夜生活刚刚开始。显然,我并不是后者中的一分子。本已经打算睡觉,但突然想起,过完今天就将步入12月,自己似乎还未在十一月留下些什么,却又要匆匆告别。 […]

卖小米,买小米

一度被别人当作是诺基亚的粉丝,于是每每爆出诺基亚出手机的消息,总有人问我,诺基亚又出手机了你要不要买。 为什么要问我呢,对于诺基亚我并无情怀可言,当年塞班时代并没有一台诺基亚手机,更熟悉的是被大多数人遗忘的是MRP、冒泡社区、WAP站长,之 […]

十月末叙

好像越来越不知道该写点什么,理论上说,人越老越容易感叹人生不易,世道艰难,岁月磋砣,该是思如泉涌,妙笔生花。但,酝酿良久,终不知该从何开始。 大概是懒了,但说的好像自己勤快过似的。 前段时间,把家里堆的书,按定价算了一下价格,价值1927. […]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