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真酷

  • 2014-06-04
  • 5,078
  • 6
  • 0

心里一直有一个想法,也让自己开一次省电模式,剪个光头,或是学学郭德纲,剪个桃形。

但是却一直没能实现,说白了,还是勇气的问题。怕自己不适应,怕别人不适应,总之就是怕这怕哪,一直未敢进行尝试。

有一天我看到,和自己有同样想法的人,真的剪了一个光溜溜的光头,我感觉那小子太酷了。自己只适合做一纯屌丝,虽然自己打心底就不愿承认自己是屌丝。

前段时前,看到有人说,再不作死就再没机会作死了。是的,虽然主流社会说着不作死就不会死,但真的能作死一回,也是不错,只要别作的太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那小子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让别人觉得酷,让自己也觉得很酷。

和自己熟识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个怪胎。我也这么认为,我总觉得自己像波斯猫,可以一成不变,也可以瞬息万变。双重性格,造就了自己这样一个矛盾的个体。既雷厉风行,也优柔寡断,所以有些事情总是风风火火就行动起来,要不要剪个光头这个事情却总要思考来思考去,却总是犹豫不决。

类似这样的事情,实在有太多,每一次都要浪费很多时间与自己做斗争很久,为什么不能让自己酷一点呢?

佛说: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我想自己,之所以对这事那事,会有一种恐惧心理或说是纠结吧,一定是太博爱了,不然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恐惧?自然是因为有了选择,没有了选择,又哪里会纠结呢?

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但是这句话,貌似有些落伍了。

我想应该说,世界上这么多路,没人去走的路有多少?

既然现在有这么多路可以选择,为什么不选择大家都选择的路呢,至少没那么多风险,大多数都这么想。

大多数人的想法,总是最容易实现的。所以选择了大多数人的活法,终究是无法成为一个酷酷的自己。

某次周末听电台小马主持的《千里共良宵》,说到选择的话题,中间听到一句话:

哪有那么多人有勇气选择义无反顾,只不过他比别人更能承受更坏的结果。

既然连选择的勇气都没有,又哪里有勇气承受更坏的结果呢。

所以,你只能看着别人说,那小子真酷。

却,无法让自己变成最酷的那个小子。

 

Today on history:

  1. 2015:  别把自己弄丢(33)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