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

  • 2014-09-22
  • 3,686
  • 3
  • 0

隐身了多年的QQ,今年又让他亮了起来,但无论是在线还是隐身,却很少与认识或不认识的聊上一句半句。至于微信,我一直很讨厌用微信聊天,特别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些人热衷于发语音,难道是因为流量不要钱吗?反正对于群里或是别人发给自己的语言,从来都是选择性忽略,为什么不电话联系呢,我总觉得用IM工具聊天,不管是干什么,都缺少那么一点诚意。

 

2012年。

我不知道那一年为什么热衷于在群里聊天,每天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无论自己了解不了解,总是会插上两句,即使《红梦楼》只读过前面几章,却能与别人聊起贾府的妹子们哪个更招人爱,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读完这本小说,只是再也不愿意去群里聊天。沉默,寡言。无论是网上,还是生活中都变得如此,我想自己是不是患上了抑郁症。如果是,那么一定是病入沉疴,这么多年了。

 

群里有人说,梦锁你要请吃饭。梦锁遗迹,一个用了很久的网名,只到现在才换成一个字的:东。有时,在其它网站上注册用户填写昵称无法用一个字时,我还是习惯于用这个名字,并不是因为名字多好听多文艺,只是习惯吧,像你习惯许多东西一样。比如早餐只会买一种馅的包子;比如喝饮料,只会喝一种口味的饮料;比如出门旅行,只习惯一个人的独来独往。

 

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之前,总觉得吃饭才是最重要。别人也许只是一句玩笑,自己便答应好啊。今年,许久不曾在群里冒过泡的自己,在群里便随意聊几句,和自己一起吃过饭的那个家伙说:梦锁,我在公司附近见过你。见过?公司附近,不可能吧,难道你又换工作了?

 

以前,总以为职场生涯就像前辈们说的那些,就是一场又一场的跳槽,一次又一次的加薪升职。当别人一次又一次在寻找新的工作时,我仍然还是许多年前一样,以致于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总是会问,你还在那家公司吗?昨天,在辰山植物园,在池塘中看到一只游来游去的鱼,我在想,鱼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不是就为了桌上的一桌酒菜而活?但如果它一辈子都活在水中,意义又是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些人觉得没有钱活得就像狗一样,有些人却觉得无论有多少钱活得开心最重要,你又能说他们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一些认识的人长时间不联系,最后就会变得很陌生,即使你觉得他们还是曾经的他们,但对于他们生活中的改变恐怕再也难知一二。曾经在群里认识一块吃过饭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工作的公司换到自己上班地方的附近都不知道。我不仅抑郁,还是严重的脸盲症,以至于许多人即使见过许多次面,自己都很难记得住对方的脸。对方说,见过我两次了,我说,我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以前长得什么样子了。

 

以前,别人只是在群里说,梦锁你请吃饭吧,便就说好,然后一通电话过去便真的请了。而现在那些在网上和自己说,你下次出去带上我,我总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呢?是让人变得喜欢逃避了,还是变得越来越心如止水。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