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渐离:此生为一人死,足矣

  • 2016-08-30
  • 2,016
  • 1
  • 0

曾经,这座酒肆,高渐离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身旁放着他的筑。

如今,这座酒肆,他仍是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里喝着酒,陪着他的只有他筑,只是弦已断。

只是,心却不一样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好友的消息却迟迟没有传来。看着窗外,飘落的最后一片落叶,他想起了从前。

那一日,他在角落独酌,神情落寞。

一位剑客拿来一坛酒走来坐下:先生,不如一起痛饮如何。

他抬头望向他,一脸沧桑,像极了自己。

喝!

我叫荆柯,漂泊于江湖,今日来到燕国,不知明日又会到那里。

他笑,明日,谁又知道呢,今朝有酒今朝醉罢了。

从那以后,高渐离不再一个人喝酒。

他们在集市中,一人击筑,一人和歌。时而相视而笑,时而相拥而泣,旁若无人。我懂你,正如同你懂我一样。

我想成为天下第一剑客,荆柯说。

高渐离,拔弄着筑上的弦,不语。

田光找到荆柯说,太子丹需要一位能担当刺秦任务的剑客,我举荐了你。要想成为天下第一剑客,这是你的机会。

你答应他了吗,高渐离问。

嗯。

不语。

易水之畔,荆柯拿着樊於期的人头,望着远处去咸阳的路,对高渐离说:

再为我击一次筑吧。他拔开了弦,奏出一曲清音。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人击筑,一人和歌,只是空气中多了许多悲凉。

弦断,曲终。

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一个人,可太子丹却已经等不及了。荆轲一声叹息。

那人是谁?高渐离问:

当今天下最有名的剑客盖聂。我曾想找他论剑,但当我看到他的眼睛时,便知不是他的对手。。。那封信,不知他看到没有。

不说了,我该走了。

易水之畔,只剩下他一个人,一把断了弦的筑。这天下,又何尝不是,只余他一个人。

酒肆里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许多客人,他们在谈论着什么。

荆柯!

听到这两个名字之后,犹如电击。

你们知道吗,荆轲刺秦失败了,全身被砍了数十道伤痕,那甭提多惨了。。。

唯一的好友,唯一的知己,死了?高渐离痛苦不已。

那个叫作高渐离的人,从此再无人知道他的去处。

宋子县的一户富家,这天请来一位自称击筑的高人,主人听完一曲之后,大声叫好。一位貌不出众的下人,却对这位击筑者点评技艺长短。主人听后,大惊,你懂击筑之道?

略懂罢了。

你可否击筑一曲。他点点头。

他换回了原来的衣服,拿出自己断了弦的筑,开始弦断之后的第一次弹奏。

琴声苍凉悲戚,听着无不动容。

从此以后,宋子城的人轮流请他作客,高渐离的名字也传到了秦始皇的耳朵里。

秦始皇宣他入宫,高渐离明白,这是为好友荆轲报仇最好的机会。

他开始不断在筑里加入铅块,直到重量足以杀死一个人。

虽知此人是荆柯的朋友,却又爱惜他的击筑之术,于是秦王便命人用马粪熏瞎了他的双眼。

杀死好友的仇人就在眼前,可是他却看不见。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在一天天等着机会。

那一日,秦王听他的筑声,心情大为愉悦,笑出了声来。

他知道,就这一次,只有这一次机会。

于是,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拿起筑,向声音处砸去。

只是,这一击却只是砸在了椅子上,避过了这一劫。

高渐离,痛。高渐离,笑。

为一人死,此生足矣。

************

【参考】

*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史记·荆轲传》

*前221年。

其明年,秦并天下,立号为皇帝。于是秦逐太子丹、荆轲之客,皆亡。高渐离变名姓,为人庸保,匿作于宋子。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彷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从者以告其主曰:“彼庸乃知音,窃言是非。”家丈人召使前击筑,一坐称善,赐酒。而高渐离念久隐畏约无穷时,乃退,出其装匣中筑,与其善衣,更容貌而前。举座客皆惊,下与抗礼,以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传客之。闻於秦始皇,始皇召见。人有识者,乃曰:“高渐离也。”秦始皇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其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扑秦皇帝,不中。于是遂诛高渐离,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史记 ·刺客列传》

Today on history:

  1. 2015:  I CAN I UP!(22)
  2. 2013:  推送!(3)

评论

  • 大致回复

    论没有CD机的古代帝王的生命危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