筵席

  • 2016-09-01
  • 1,270
  • 0
  • 0

2016年9月的第一天,开学的人在今天开学了,要离开的人,提前说了离别。

好像去年也是这时,苹果刚要开新品发布会时,赵总说,他要考驾照,我们要不要组队?那时,我正垂涎于6S,但两者之间的价格加起来已经超过了自己所拥有的财富。

那时,我答应了赵总一起学车,也买了人生中的第一部iphone。代价是出掉了自己珍藏许久的域名,当然也顺便学会了新的生财之道。有得有失吧,还是应该感谢赵总。

只是,最后,我们还是没能一起学车,想来还是挺遗憾的。明天就要考科目三了,不知能否顺利通过,但愿吧。

我一直不太爱去KTV,一来是五音不全,另外一点便是,若不是狂欢,便是离别。记得当初室友离开公司,那晚在KTV,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当时情境还是历历在目。昨晚,又一次去KTV,又一次经历离别,大概也许是最后一次听他的《拯救》了吧。

五年同事,一朝离别。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每一次的离别总让人觉得伤感。

劳拉说,她前几天特意去了一次铜川路的海底捞,附近因为修地铁,店已经关门。每次提起这家店,都免不了会想到赵总。

服务员来到我们桌,说:我们来玩个你画我猜的游戏吧。服务员对狐狸轻声嘀咕,然后狐狸指着赵总说,你看着他的脸猜一个四字成语。

我脱口而出:贼眉鼠眼。一众人大笑,竟然是猜对了答案。

以前,只是一起吃饭的气泡熊不在了。后来,是那家点不在了,现在,变成赵总不在了。时间,无声无息,改变着一切。

思维哥安森哥每次从台湾来上海时,总是与熊,赵总,夏总喝到天昏地暗,思维与赵总每次喝醉之后,都像是个孩子,却又不停的安慰着对方。

兄弟,我对不起你们,今年项目没搞出名堂。

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

。。。

传说中,赵总喝多了酒,总是乱抱人,以至于与他一起喝酒的商务,都有了阴影。事实是否如此,我未曾求证。我只看他们一起喝醉之后,表现的一些无奈。

思维哥说,你不够兄弟,这么大的事竟然都不提前告诉我。

没勇气跟你们说啊!

好吧,连赵总都有没勇气的时候。以前一直觉得,在他面前,我就是个贩卖人体器官的,你要脸不?

大概没有没被他勾搭过的妹子吧。实习的妹子刚来时,身边人,便警告她,你要离那个大叔远点。

只是开个玩笑了。

很久以前,在拿破仑来之前没人高谈阔论,整个部门一直都很沉闷,毕竟那时赵总还在东北奋战,能够带活气氛的人很少。拿破仑与劳拉一样,成为高层之后,能带动整个部门气氛的人,也只有赵总。

我们点个下午茶,

我们好久没聚餐了,这周一起?

。。。

因为赵总在,CAT与刘哥,减肥减了这么年,依然。。。

赵总不在以后,你们市场估计又该变得死气沉沉吧。有人问。

你说呢?大概吧。

想飞的人,总归是留不住。曾经,一起奋斗的日子,记得就好。

祝福,人生毕竟有无限可能。能拼,就尽情的拼吧。

Today on history:

  1. 2014:  时光之书,2014年8月(2)
  2. 2013:  时光之书,2013年8月(4)

评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