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街的对面开着一家谭鱼头

/ 0评 / 0
当前位置: 首页>>生活启示录>>那年,街的对面开着一家谭鱼头

文字来源:项希的时光日记博客(QQ/微信:657558451),除注明外皆为项希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的人,青春光芒万丈。而我的青春,却是兵荒马乱。

中午,与同事在河边散心。

他是别人眼中的开心果,但也有着自己的不开心。当出现命运抉择时,叹气说,今年也二十七八了,没学历,没技术,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我安慰道,我也不是一个学历很高的人,以前和我一起出来的人学历也并不高,这些没必要太过在意这些,有机会还是学学技术。

他道,你看现在很多工作都至少要求本科学历,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是啊,我也只是说说,毕竟以前大专还被当成大学,即使像我这种没有踏过大学校门的人,尚有人能够看到上,哪像现在。

如果你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并有许多兄弟姐妹就会明白,明知道寒门唯一改变命运的方式就是读书,但却因生在寒门而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例外。

那年,我姐说,你来合肥吧,这里有家我之前兼职的饭店在招人,我可以带你去。

你看,即使我们家有人有幸读了大学,生活费也只能依靠自己去努力赚取。每当听别人说现在的孩子大学一月生活便要花去两三千块,真感觉到奢侈。

但,毕竟那是别人家的孩子。

那时,合肥有条街叫做美菱大道,而今这个名字也仅留在少数人的记忆中。在街的某个路口不远处,开着一家骨头汤饭馆。在这里我拥有一份工作,一份不需要学历的工作:传菜员。

白班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夜班下午6点到晚上2点,工资不高,时间却多,有足够的时光在网吧里度过。

小的时候曾经总想,我一定要与村里的其它人不一样,而后却又妥协与现实。曾经怀揣着白月光,最终却弯腰捡下了六便士。

那时,我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只是有了一点点的收入,少到不到别人零花钱的五分之一。可还是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一部手机,与别人比着谁手机里下载了最新的歌,鄙视着别人的音乐审美,独自听着触动心弦的歌。

“看不穿你的眼睛,藏有多少悲和喜,像冰雪细腻又如此透明,仿佛片刻就要老去,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

那家饭店,楼上楼下两层,楼上的窗边是一排卡座。在晚上没有太多事情的时候,总会坐在窗边看一会外面,看街上人来人往,形形色色,似乎每个人都要比自己过的光彩夺人。

几天前,看到新闻说,谭鱼头破产了,忽然勾起了自己的往日回忆,写下了这篇文字。

我还清晰的记得,对面的街头正是一家谭鱼头饭店。那时想,也许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那家饭店吃上一顿,是啊,这辈子确实是没有机会了。

图片

你知道吗,人在生活在底层的时候,总会以为很多事情是自己一辈子无法触及的,或是去一家稍微好一点的饭店,或是去星巴克喝上一杯咖啡。有些人,生来就能很自然的去享受这一切,而我却不能,以至于我花费了很多年,才觉得现在的生活心安理得。

这么多年过去,我去过了一些曾经不敢想自己会去吃的饭店,但却再也没有遇到过曾经的味道。那些味道,可能是厨师长做的一道凉拌三丝,或是一道醉虾,也可能是凌晨两点前,围坐在一起煮的一锅骨头汤。

多年以后,我开始跑步,去不同的城市跑马拉松,大多数都是半马。2015年的时候,我决定跑一次全马,城市选择了合肥,只为再去看一眼过去。

住宿订在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不远处,我并没有选择打车或坐公交车过去,而是把那条曾叫作”美菱大道“的”徽州大道“从路的这头,走到路的那头。但一切,已不再是从前。马路两边的招牌已不再被更换了多少遍,记忆中熟悉的标志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今年已年近三十,但却总被人当成高中生,可能我是幸运的,时光并没有在自己脸上雕刻太多的印记,张就一张不太成功的娃娃脸。回忆起的那一年,自然也总是被人当作小朋友,他们总是习惯照顾一个小孩。我记得有一个洗碗工是个胖大姐总是问东问西,领班也格外关照。晚上帮厨师长剁一剁蒜泥,他也会教些做菜的技巧,只是我却很少做菜。

每个人都有告别过去的方式,那年重回过去时,我选择的方式便是在这个城市跑完42.195公里的路程。与那些跑友比,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跑者,足足花了3个小时46分钟才跑完全程,但好在没有给回忆抹上污点。

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去,我很感谢曾经走过的路,苦一点也是回忆,累一点也是经历。也许,将来会有更难走的路,但一定不会被难倒,最多不过是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走更远的路。

历史上的今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