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搜搜推广的这两年<八>:广告优化师

  • 2013-11-10
  • 3,380
  • 6
  • 0

昨天打算今天去虞山的,结果一场大雨打乱了自己的所有计划,看来这个地方是不会和自己太有缘了,下个周末不去栖霞山便是去杭州了,去栖霞山是看枫叶,去杭州是为了走亲访友,总之周末宅在家里,完全是对青春的亵渎,是对个性的侵犯,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好吧,谁都有自己的活法,个人观点,还是继续说说有关搜搜推广的那些事吧,再写两篇,这个系列该结束了。

我和你们说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搜搜广告代理公司有一个职位叫客服,后来他们改名叫了广告优化师。以至于后来某广告优化师,对我说起“我们客服”时,我不得纠正其错误,“明明是广告优化师好不。”,这是一个喜欢说“好吧”的姑娘,当然QQ上还是很少说这个口头禅的,而是在某次一起吃饭时才知道。但是这一次她说了这两个字:“好吧,现在划到搜狗了,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了。”对于这种结果,我自然是回答“恭喜”两字,因为他们广告公司完全是依赖搜搜搜狗的广告业务生存,没有被优胜劣汰下去,自然要祝贺一番。

在上海这样的公司是有三家,曰天擎,曰德搜,曰国经,除最后一家,前两家公司的客服,好吧广告优化师均有接触。两家公司同属一个办公区域,忘记是在同一层楼,还是在对面。其中某一家我是去过不止一次,另外一家虽然没有去过公司,但还是参加过某次会议,并与其客服交情也不错,上一次之所以会请她们吃饭,说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某次在投放页游时,我曾与其约定,若注册可以突破多少多少,我便请你吃饭。对方倒也爽快答应了,并附赠一个条件,若不能达到目标,我请你看电影,就你们公司楼下的那个电影院。然后又说起她们公司单身女孩挺多的,要不要介绍给你个,自然回答好啊,于是发了对方的QQ号,但虽然加了QQ却从没聊过,因为自己很少会主动找人聊天,在很多天以后,我发现QQ好友上少了那个人。没有搭理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一看资料:处女座,无语。

结果是那次的广告投放数据是历次投放页游广告竞价中最好的一次,至少到现在还没有破掉这个魔咒。所以那一次自然电影没有看成,而是请其吃了顿火锅,当然来的不只一个,还是另外一个便是其向自己介绍的"女朋友",不过也仅仅是吃顿而已,没有感觉。今天在听诛仙电台里面在聊相亲这个话题,说现在的相亲活动这么火,各种节目,各种相闲会,现在人是不是都丧失了找对象的能力。我很认同这个说法,如果你有机会来上海玩,周末去人民广场看一下如火如茶的相亲市场,就知道现在人是多么的缺少这方面的能力。

这两年来一直接触的客服大概也就三位,而巧合的是都是安徽人,当然我也是。每次去百度贴吧上海吧,总会看到一群上海人在黑安徽人,不知道是什么心态,不过这种在网上说说的我倒不在意。某次去坐开往苏州的动车上,这班车次是由上海开往合肥的,那天晚点了几分钟,然后就听到某江苏女人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乡下车”什么的,声怕别人听不见似的。比起上海吧的那些网友的行为,我对这种人更是深恶痛绝。我无意调起民族仇恨,只是想到一些事,便想多了。

上面说的那位客服,其实真正需要其出力帮忙的地方不是太多,因为几个月才会和其说一次广告。另外两位呢,接触的虽然较多,但也仅限于工作,2011年的客服也就是现在的客服,但是去年的时候,却因他们公司的原因换了一位客服,但那位客服在我看来是比较强势的一位,而貌似所以在工作中表现强势的人,都很容易升官加爵,而现我们这种老实本分的人自然也只有一直当小职员的份。我的判断是很正确的,果不其然,中间冒出的那位客服在当了几个月客服之后,便成功晋级,最后现在的客服又变成了最开始的客服。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只有狼性才有未来,小资主义只能永远小资下去。

我找客服一般只会在广告出现问题了,或者了解新产品时才会找到他们。虽然是做广告优化师,但是还真的没有找到他们优化过广告,把活都丢给他们干了,我干什么哈!

 

 

 

Today on history:

  1. 2015:  微信公众号重生记(12)
  2. 2014:  世界很小(8)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