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徽杭古道

  • 2014-06-15
  • 5,139
  • 7
  • 0

当年的安徽分为安庆府与徽州府,后来合并为安徽省。虽然如今再无州府之分,但一条长江却划分出了皖南与皖北,两种不同的文化。

博主作为一个皖北人,对于皖南地区,或者说徽州地区,除了知道徽商,徽菜均出自皖南地区外,其它的了解的少之又少。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对我而言,就是探寻一切未知。

想要了解徽州文化,首选的地方莫过于黄山市,毕竟之前的黄山市并不叫黄山,而叫作徽州。因为黄山的名气大了,所以也将徽州改为了黄山。但是,因为之前便打算去绩溪的徽杭古道,但因为对于游玩的时间没有把握,所以这个计划一直搁浅,但后来在网上看到上海回返徽杭古道24小时足矣,于是立马决定,这周末去徽杭古道,别人可以24小时回返,哥一定也可以。

徽杭古道,即可以从徽州出发,也可以从杭州出发。当然从上海去徽杭古道,走杭州是最近的,但那条线称之为反传,而徽州才是正穿路线。作为一个探寻旅行者,自然是要沿着当年徽商的路走正穿路线。

从上海去往绩溪最火车是最方便的,但一天只有两班,一班是下午5点多,一班是下午9点多,到时分别为早上6点多与7点半,不管哪班都要做上10个多小时的火车。因为周五下午6点钟下班,所以自然选择的是9点多的火车K8418。

周六早上到达绩溪县火车站,下了火车在火车站门口吃了俩包子一碗粥,3块钱,不算贵。吃饭的时候看到一群背包的,不用问,自然都是去徽杭古道的,毕竟这里被评为入门级户外驴友线路,而且除了徽杭古道之外,毕竟再没其它知名景点。

绩溪县火车站

下了火车,首先要找的第一坐标点是城南客运站,从火车站出来一直向前走到大路之后,到马路对面,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直往前走就能走到。到达城南客运站之后,坐去往徽杭古道的专线公交,车费10块钱,40分钟不到,到达古道门口,不过从下车的地方去往售票处还要走1公里。如果出行前没带登山杖的话,可以在这里买棍竹子做的,2块钱。当然去售票处也一样,但是登山杖这东西一定不能少,不然会很累。

WP_20140614_08_53_55_Pro

走完一公路的沙石路,到达景区售票中心。在这里除了买票之外,最重的事情莫过于去WC,因为到了山上,要走多久再能遇上,这是一个未知数,且和体格有关。景区门票68,保险搭售5块钱,所以门票总的加起是73块。如果是多人同行,价格会有优惠。徽杭古道从入口到下山出口是18公里的路程,另外去往永来村的水泥路也在2公里左右,所以时间至少做好走20公里路的打算。江南第一关售票

开始徒步的时间应该是在9点10分,正好进入景区之后,就碰到一个同样是从上海过来玩的小伙伴,于是这段旅程便一路同行。如果不是遇到伙伴的话,这条路估计走起也挺无聊的。因为到了中午11点之后,走几里路,都不见一个人影,而刚进景区的时候,却是超多。

徽杭古道共分为江南第一关,施茶亭,黄茅培,下雪堂,蓝天凹,永来村,距离分别为2.5公里,2.5公里,5公里,3公里,5公里。从江南第一关到达黄茅培,走完这5公里路,才能遇到第2个WC,而江南第一关一路来都是需要爬山的,如果不是经常运动的话,估计走完江南第一关就挂掉了。

徽杭古道

江南第一关需要爬山,虽然比较辛苦,但因为刚一开始上山都会精力十足,所以也不会觉得这边山有多难爬。而且这边的路也比较好走,山路最宽的有2米宽左右,算是这一路上比较奢侈的宽度的了。从这边往山下看,也是最有感觉的,当然走路还是要小心点,毕竟没有围栏,一不小心掉下去估计也就挂了。

 

江南第一关到施茶亭一路景色也都差不多,也都需要爬山,虽然说都需要爬山,但是毕竟即有上山也有下山,下山的路都比较好走,且不像上山般消耗体能,所以这一路还算好走。

徽杭古道

过了施茶亭,下一站便是黄茅培,走这一段路是最幸福的,因为从这里开始,有好几公里都是不需要爬山,因为全部是平路,所以一点也不会觉得累,一直沿着大路向前走,会分出一条岔路,岔路的标记是一座木桥。如果这里要走大路的话,要比走岔路多浪费约40分钟左右的时间,不过岔路是十分难走的,而大路难度基本为0。

徽杭古道

走到这个岔路时,被一对情侣喊住,和我们说岔路更近,所以我们便跟着他们一路同行。不过他们也是听在上山卖东西的村民说的,当然如果你不买他们东西,他们也不会告诉你哪条路近。

徽杭古道

走完岔路,又回到大路上,回到大路的感觉真是爽呆了,终于不用走一段路就要休息,不然腿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但是好时光总是短暂的,因为走过20分钟不到,便到了下雪堂。这边的招牌都特简单,要么用木板上,要么就写在墙上,下雪堂三个字便是写在了墙上。一边墙上是下雪堂,另外一边墙上则是各种到此一游。

徽杭古道下雪堂

 

过了下雪堂,看到的第一个往上去的阶梯,便是恶梦的开始。到了这里,每往上爬一步,都觉得特别吃力。这一段路不知道歇了多少次脚才走完。另外一对情侣,因为有女孩子在的缘故,战斗力大大折扣,有些跟不上我们的节奏,所以从这里便又分开了。

走完恶梦般的路途之后,终于要修成正果,到达蓝天凹,从这里的看到风景不是一般的漂亮。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真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因为这地方实在太漂亮了,所以这一路途程,也就只在这里留了一张影。

WP_20140614_12_21_51_Pro__highres

过了蓝天凹,基本上算是修成正果了,不再怎么需要爬山,且多半都是下山的路,人家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有些扯淡了,我情愿一路都是下山路。从蓝天凹往终点走的时候,碰到一组从临安过来走反穿路线的驴友,他们这段路正好全是上山路,而且这段路如果要是上山的话,难度远要高过江南第一关,这边很多山路都很窄,甚至容不下一胖子过,而且路上阶梯也不明显,他们到达这里时,便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突然感觉自己战斗力好强。

下山的时候,中午1点钟不到,然后便是开始走很长的一段水泥路,在还没有到达景点出口的时候,过去永来村没有多远的地方便凑够了6个人一起包车去了昌化。一人25块钱,与公交车价格差不多,能早些回去自然是要走些,毕竟公交只有3点半才有一班。

徽杭古道

去往昌化的路,很是颠簸,颠簸了一个小时左右,在2点半不到的样子到达昌化汽车站,昌化汽车站到杭州25块钱,付完25块钱现金之后,自己口袋里只剩下了5块钱。从昌化到杭州用了一个多小时,在4点钟不到的样子,到达杭州客运西站,也就是西溪湿地旁边,西溪湿地对我而言已经是在郊区。但实际上离市中心也不是太远。

本来打算打道回府直接回上海,创造上海往返徽杭古道新记录的,在车上的时候接到在杭州老哥电话,于是晚上便在杭州留宿了一晚,今天中午回到了上海。

来这之前,我对于20公里的路程,要多久时间还是很没底的,感觉像是很远的一段路程,但实际上走完之后,倒也没感觉真的有多远。虽然这么说,但是对于从上海跑这么远到徽州,还要去走二十几公路的路来说,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找虐。

虽然徽杭古道,是古时徽商所开辟的一条道路,但是在这里却已经找不到一丝徽商的影子,对于徽商都,早已称了历史中的一段传奇。“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样的话对于现在的徽州而言,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哪里还有几个徽州人会往外走?

Today on history:

  1. 2013:  未来的我,是否会感谢现在的自己。(0)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