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古道浙西大峡谷徒步之旅

  • 2014-10-19
  • 5,698
  • 6
  • 0

2014年10年19月,星期天,上海的天空又是一片蓝天白云,很适合出去走走的天气。

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疲惫之后,只愿在这样时间,安静的写一写文字,记一段走过的旅程,看一看旅途中拍下的风景。

偶然听到牛奶咖啡一首叫做《没时间》的歌,听到每一个人都在说自己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是刘晶,我没有时间吃火锅
….
你好,我是齐麟,我没有时间交朋友
….
我是王梅,我没有时间旅行
….
我是刘丽,我没时间听音乐
….
我是大京,我没有时间生孩子
….
我是蔡小四,我没时间写博客
….
我是陈楚生,我没时间钓鱼。

我也没有时间写博客、整理照片、去旅行,去做自己想做做的事,只是我仍会抽空去写博客、整理照片、去旅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谓的没有时间,只是没有那么强的念想罢了。在我的眼中,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更多的原因是没有勇气罢了,而没时间,是万能的借口。

想去吴越古道,很久以前就想,看网上说35公里的徒步里程很有挑战性的样子。也是几个月前就决定去走吴越古道,只是一直没有去,因为没时间。是的,没有时间,计划总会被各种琐事打扰,订了三次去宁国的火车票,退了两次,直到这一周才开始真正的踏上旅程。17号晚上,晚上9点从上海站出发,乘坐K8418从上海开往宁国的唯一一班列车。在早上六点钟未到,天空刚有一丝微亮时,到达目的地宁国火车站。一个很小很老的车台,车厢到地面的距离约在1米左右,稍不留神掉下去,估计也得重伤吧,这应该是我见过最危险的一个车站。
宁国火车站

对于从宁国到吴越古道的路线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应该是宁国火车站到东站然后做车去大塔村,直接进入古道入口。我不知道东西南北在哪个位置,也不知道东站怎么走,我想也许百度地图知道。于是在百度地图中简单的搜个东站,沿着路线走就是了,路上看到一群背包客与自己所走的方向一致,这条路准没错,除了吴越古道,他们应该不会再去其它的地方。

差不多20分钟的时间到达东站,简单的吃完早餐,便开始询问去大塔的车子,问了很多辆,都说不到,宁国的人还是不错的,会说我帮你问问哪辆车是到那里的,虽然给的答案也不怎么靠谱,但至少还是去问过的。7点多的时候,看到有一队背包的驴友团进了一辆班车,于是自己也跟着进去,这边的公交车蛮乱的,跟着驴友团同路最起码可以省了很多打听车况的麻烦,而且目的地不会差。中闻去大塔的车正常情况是14块钱的车票,8点11分发车,只是我们每个人都给了15块钱,而且车上凡是可以坐的地方全坐满了人,所以8点多才发的车,7点20就已经开始出发。其实时间可以更早,不过这天开公交车的司机,遇到一个碰瓷的乘客,耽误了很多时间。吴越古道去大塔村车站

从宁国汽车东站开往大塔村,历时1个多小时,曲曲折折的乡间小道起起伏伏,一路上所能看到的多是大山,一座连着一座。偶然农家小筑也令自己很为诧异,原来这里还有土坯建筑,看到这样的房子很容易让自己想起小时候。大塔村属于万家乡,而万家乡在农村应该算是一个城镇中的集市,不知道是时间太早,还是这里人烟稀少,总觉得这里应该热闹的地方也十分的清静。车子行驶在路上,一路上有村民招手停车,但司机却从未理会过,直奔目的地。我当时在想,为什么司机不愿为那些真正有事情做的人停车,而却载着一群只是为了玩的人而奔向前方,利益使然吗?
大塔村

从大塔村下车,沿着大路一直往坡上走,便到达吴越古道入口。以前以为吴越古道的入口只是一牌子摆在哪,因为在网上看到很多图片都是那样,让我这样误以为。直到自己新自来到此处,才发现原来不是,入口道路旁,刻着“吴越古道”的四个字。
吴越古道

我曾想象着,吴越古道是不是会比徽杭古道更难走,只是所有的想象都是纸老虎,在来到这里时一击即破。一路上需要爬坡的地方,也均是小缓坡,毫无难度,完全不会有在走徽杭古道时爬台阶的无力感。
吴越古道
吴越古道不是很有名气,来这里徒步的人也不是很多,只是一路上遇到不少老外,倒是觉得有些意外。走在路上时,有老外say hello,也只是笑着回了句hello,然后继续向前。也因为走这条路的人比较少,一个人走在山中时,也会有些犯嘀咕,什么都不怕,我怕会遇到蛇,在路上时就听说一个驴友团的领队说在这里遇到过蛇。
吴越古道

在经过一段到处都长着茅草的山路后,开始穿越丛林,只是未到深秋,偶然能见到几棵长着红叶的枫树,也略显得孤单。
吴越古道
一路流水潺潺,偶尔走过几座木桥,踩过几块石头,拿起手机拍上几张照片,想象着前面的风景又会怎样,即使是一个人的行走,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吴越古道

穿越完丛林,到达千倾关,这里是安徽与浙江的交接处,只是在这里看到写着“浙江界”的界碑被打摔成了几块躺在了地上。当我到达这里时,已经有一群老外已经停在此处嬉笑,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们每个人都在笑着,应该是玩的很开心吧。
吴越古道千顷关

从千倾关走到天池的一路上,在心里重复最多的话就是,秋天就应该是这个feel,古道就应该是这样子,古道西风,荒烟漫草。遥远处有人在欢笑,而路上只有你一个人,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因为遇到了最想遇到的风景。最好的风景,是最好的陪伴。
吴越古道

走过千顷关看到的一江秋水便是天池,只是在对岸,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罢了。水中有小岛,我不会游泳,也没有船,只好远远的看着,岛上会有什么呢?也许与你走过的丛林并没有什么两样。
吴越古道

沿着河边一直往前走,一走往前走,穿过丛林之后,突然眼前一亮,前面有一座大桥,有人从另一边往这一边走,我想自己是不是搞错路线了。不管它,往前走吧。走完大桥,“江南第一池”的石碑立在那里,我猜想这里应该是池西天池,只是为何距离这么近,才走了不过6公里罢了。
江南第一池

在“江南第一池”旁,看向远处有一牌楼,于是便向此处走去,走过牌楼,看向匾上写着“浙西天池”四个字,才彻底知道原来吴越古道已经走完。从早上8点半走到中午11点40,走完全部的路程,这一路开着行者软件,记录距离为6.72公里。我想我应该回去了。原路返回,总觉得没什么意思,况且从吴越古道到浙西天池不收门票,而从浙西天池进去还要30块钱没票太不值。这里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不知道该怎么走,网上查下路线,从大峡谷镇可以到昌化,我想到昌化就好办了,可以直接去杭州。
吴越古道

看下地图,好像很近的样子,我想我走到大峡谷镇应该不会用太久时间,决定走过去,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在荒芜人烟的盘山公路上走了三个多小时,而这三个小时我没有遇到过一辆公交车,虽然觉得有些辛苦,但也很庆幸自己是走了过去,不然昨天晚上不可能到上海,还可舒舒服服的在家睡上一觉。

从浙西天池下车的路只有一条,虽然盘山公路很绕,但因为没有岔路,所以也不至于迷失方向。一路上山连着山,山接山,不知道自己到底走过了多少个山头,只是看到一座座被走过的山被甩在了身后。这一路上除了遇到几个施工的工人在路上外,很难遇到其它人,若说荒芜人烟也不为过,我在山上时,听有人用喇叭叫“瓜子花生”;我在山上时,看到山下似乎有个村庄,但我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喊“瓜子花生”的人,走了好久好久,也没有看到自己曾看见的村庄。偶尔听到路边的沙沙声,也有一丝害怕,怕是什么野生动物出没。唯一能给自己壮胆的,也就是一根登山杖。
盘山公路

路上,遇到一个工人问:
走路啊,我说:是啊。
他说,还有好多路要走呢。
是啊,还有好多路要走,虽然我已经走了好多路。但既然已经走了,不继续走又怎样能行能。回去吗?不可能呢,回到天池继续回宁国吗?不可能的。既然一开始有信心走下去,为什么不能一直走下去呢?
盘山公路

路上,遇到一个面包车司机说:要搭车吗?我说:谢谢,不用。既然已经走了那么久,还是走下去吧,虽然我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临安

走了好久,终于看到有几户农家的村子。村子里的人问:走路不累吗。我笑笑说,不累。怎么会不累呢,走了那么远的路,但累与不累,说出去结果又会有什么不同呢?与其这样,不如告诉别人,这是我的选择,我喜欢这样,我不累。
吴越古道

平坦的公路,即使走的再远也不会觉得什么,而后来很远一段路,路上全是石子,一路走来,脚下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但无论路况怎样,总是还要往前走不是吗。就这样的石子路又走了好久好久,终于走到了一个像样的村子:桃花溪村。在走到这个村子之前,我便看到一路上有很多的桃树,只时只以为是村民随意种的罢了,看到村名,才知道原来这个村子是与桃树有关。(因手机有问题,后来拍的照片全部不小心删掉,所以无法再配图,只能表示遗憾了。)

走过桃花溪村,终于到了大峡谷镇,一个稍微有点人烟的地方,然后找到一个店准备把午饭补上,随便问一下去昌化的车子怎么走。饭店老板告诉我说前面就有到昌化的车子,3点半过后就没有了,你赶紧吃。吃完饭之后,便匆匆赶过去,时间距离3点半还有20分钟。地图上这个位置,正是距离浙西大峡谷的地方,往着山下玩漂流的人们,我想原来浙西大峡谷就是这个样子,比想象中差远了。

等到3点40多,仍没有一辆去昌化的车,恰巧来了一辆出租车,我问去昌化多少钱,他说10块钱,我当时就是一愣,地图上17公里的距离才10块钱。好吧,不管怎样,能到昌化就好。路上和司机攀谈起来,我说自己是从天池走下来的,他说要是我我可走不下来。我问,昌化是不是有个大明山,他说,是啊,然后一路上就介绍大明山,大明湖,说大峡谷就是你看到那个样子,没什么意思就是广告打的好,对大明山赞不绝口。我说,下次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今天我要回杭州了。

下车时,我觉得10块钱这么远的路太不好意思了,给了张20的说别找了,但司机仍执意找10块钱,好吧,那我收下来,下次一定会再来昌化。到达昌化时,已经4点多,去杭州的车已经没有了,于是只好从昌化到临安转车,而到临安的车是到达临安西站。发往杭州的车是在临安东站,不过还好,西站门口就是2路车直接到东站。

临安东站到杭州的车,一个是去黄龙公交站,一个是去汽车西站,我打电话给在杭州的老哥,问他黄龙公交站和汽车西站哪个离杭州东站火车站比较近,哪个转车方便,他说还是黄龙公交站吧。一个小时左右,从临安便到了杭州黄龙公交站。到达黄龙公交站之后,坐上B2区间车,12306订好回上海的动车,22点22分到达上海虹桥,这一次的往返,共花了26个小时。

QQ空间上,一位朋友说,东哥,你最近一直没有停过啊,你觉得这样的日子幸福吗。我说,没有什么幸福不幸福的,只是不想人生留太多遗憾罢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去做,以后也许永远不会去做了,我不是担心没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担心的是没有勇气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相对于以前勇敢了许多,但也能说你有底气去做一些事,但并不代表你有勇气去做,你仍然是把自己放在一个绝对安全的位置上,再在这个空间里寻找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千万别去羡慕别人,没有走进他们的生活,你所看到的永远的都是错觉。就像未曾旅行,脑子里却装满去各种的攻略一样,与实际差的太远。

Today on history:

  1. 2013:  赶集网,啥都有。(1)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