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每个文艺青年的北京梦

  • 2014-07-10
  • 4,446
  • 5
  • 0

北京,中国每个文艺青年的梦想,当然也是中国地下乐队,作家,诗人,艺人,乃至乞讨者,异端政治人物向往的地方。

这个城市占据着这个国度的文化的最高点,从那句“天子守边”开始,那些自古以来的“唯楚有才”,乃至“江南才子佳人”,开始对这个处于北方靠近边疆的城市趋之若鹜,纵然现在最南端的发财,东边的开始回归着远东第一大城市,但是首都就是首都,一个宿命就决定他的特殊性气质。 正如每个人心中都有这么一座难以割舍的城市,以及一所你期待已久的城市,而北京就是,行走了中国这么多的地方,这种想法的愈发的明显,这个城市聚集了这个国度最最优秀的,读着明朝历史就是一段段的进京史。一步步从自己所在家乡开始一步步的转变成这个国度的掌舵人的故事。

从心里说我对北京的感情也仅仅是那些小学课本上的天安门、颐和园、北海公园、长城。我们从小就被语文课本里面的社会主义故事教导。行走大江南北,北京是第一次远行去过的地方,8月16日,汉口到北京西。是这辈子印象最深刻,Z开头的火车,中间仅仅停了一个孝感和郑州,那时武广高铁尚未成就,刘志军还在坐镇铁道部一把手。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那一夜彻夜未眠。就这样踏上了北京的土地,那一年正是武汉这个城市处于历史最低潮的时候,而北京则刚刚经过奥运会的洗礼,北京西站公交站台的那群拿着小旗子指挥着大家排队给我一次最直观的感受。当然让我觉得更惊叹的是,我表哥住的小区里面的电梯居然是有专门坐着个人负责开按电梯的,这个城市给我重新定义了一遍什么叫做城市。

我们或多或少的听过关于北漂的故事,我也一直憧憬着一场场关于自己的北漂故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这个繁华,庞大的城市,住在四环五环乃至六环开外,上演着真实的柴米油盐,每天挤地铁的故事,说起北漂,我想我的哥们小夏最先开始,我发觉我开始羡慕他这样的生活了,毕业后奋不顾身的南下深圳,然后一个人开始生活,然后一个人旅行,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然后回到深圳开始和喜欢的人开始一场毫无征兆的异地恋,然后再抽空不远千里的去苏北相会,然后在来回的硬座火车上半睡半醒的规划着那个有她的未来,不用信誓旦旦,只从这一来一往开始实践,然后安排妥当辞掉在深圳的工作,再去苏北和心爱的姑娘一起去北漂,住在五环开外的房子,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

曾经和小夏聊过关于旅行的事情,小夏说,现在走遍了云南、北京、西安、江浙、厦门、云南,剩下的西北西藏都只在一念之间便可搞定,我问小夏说,东北呢。小夏一脸沉醉的说:然后留下东北,等着和自己心爱的姑娘一起去哈尔滨看雾凇。

我一度给自己旅行下了太多太多的定义的时候,小夏就用陪着自己心爱的姑娘一起去东北看雾凇来定义了。

总会想起小夏高中,就引用的鹿丸的人生理想: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和一个不算美也不算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儿,第二个是儿子。长女出嫁,儿子独立之后,退休,每天悠闲地下棋隐居,然后比自己的老婆早死。
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而生活。剥落了那个急功近利,推却了过多的壮志雄心,刨去了那些零零散散的勾心斗角。

我开始羡慕了那些冬天的北京,有着穿着毛衣在有暖气的房间做着饭等着亲爱的回家的场景,我开始羡慕了那些坐着公交听着售票员喊着:九棵松体育馆到了。我开始羡慕了,周末一起去西单或者王府井的逛哒,然后坐着地铁把京城跑的开始让自己这样一个南方人明辨东西南北。我开始羡慕着居住在这个城市奋斗的人享用着这个城市的配置,纵然在享用的时候呼吸着雾霾。转念一想自己已经马上要度过自己24周岁了,然后马上都连飘荡的年纪都达不到了,都恨不得对自己说:00后都出来混了,我多大了?关于那些闯荡的梦想不能因此而停歇。就这样漂来漂去。

想起曾经看到的一段文字:“一无所有,所以拥有全世界。无知无畏,所以勇往直前。生活的迷人之处在于它的未知和可能,一眼望到底的日子不值得一过。在我拎起包来就可以上火车的年纪,我不想给自己打一座围墙。”

原文地址:http://www.lichongchong.cn/university/feel/2100.html/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