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

瑞雪兆丰年

晚上十点,泡上一桶面,泡的是面,吃的是寂寞。这座城市与这座城市的朋友圈,飘着雪。我独自面对着电脑,不知要把文字敲向谁。 支付宝上一群陌生人向另一群陌生人,不停的发着好友请求,热闹得好像那时刚有QQ号。只是那时的热热闹闹,只因彼此熟络。而今的热热闹闹,不过是属于马老板一个人的狂欢。忙来忙去,如此的敬业 […]

那时冬,那时事

这一年上海的冬天,比往年都冷,至少是我在座城市呆过的这些年。用到这些年这个词,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但时间就是流逝这么快,什么都变了,连代表时间的词的也变了。 【壹】 05年的冬天,第一次来上海。十几个小时的绿皮车,无座,车票也是从票贩子手中买的。如今,那个火车站早已没了;那趟绿皮火车也没了;卖票的票 […]

|网站地图|大事记|左邻右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