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血剑

重读《草根血剑》:大漠沙一粒,沧海酒一滴

他已经变了很多,你们可能不知道以前的他是什么样的,可不似现在这般,A道。 是啊,当初我刚来时,他可不是这样的。B附和道。 他道:是吗,我怎么已经不记得了。 也许人一旦进入某个状态,就已不知从前的自己是何样的吧。 他想,是不是应该回到过去看一看,看一眼从前,寻找之前向往的明天。 微博,他早已忘记密码。 […]

|网站地图|大事记|左邻右舍|爱趣赚友情链接

时光向东博客运行时长: Powered By Wordpress 本站服务器由“恒创主机”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