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这种东西

今天又碰上饭局,某坑货叫了瓶黄酒,我实在是无福消受这等酒水啊,强忍着各种不习惯喝了半杯,唉,我想我是不是该练练酒量了,不然以后怎么蹭饭。 作为一个北方人,我们当地人都是挺能喝酒的,以致于麻雀上桌都能喝四两的说法,但自己却不怎么能喝酒。当然这 […]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