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书,2013年12月

  • 2014-01-01
  • 3,504
  • 4
  • 0

2014年的第一天,天气还是不错的。这一天应该是要出去的吧,我的确也是出去了,不过只是在小区的方圆200米之内。

上午找了一本《小岗村的故事》来读,然后玩了一天的游戏,美好的一天就被我这样给负了。按照以往,我一定会给自己写些励志的话,但是年年写,年年如此,还是算了。一直都是在每个月的1号写每月省,虽然今天是2014年的1月1号,但是传统还是继续下去。

这一个月,我发现了自己性格上有些致命的缺点,最大的毛病莫过于冲动。可能与自己比急性子有过吧,不过这貌似像是个借口。可能涉世不深,对于一些事情上眼光还是过于狭隘,以致于没有等过春天,便先饿死在了春天了。

可能这些毛病,别人很容易就能给你找到,但是自己想要找到这些坏毛病,付出的代价会是相当惨痛。12月是我投资最失败的一次,在压力面前,我还是没有挺的过去,选择当了一个逃兵。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故事你都可以猜到开始,却很难猜到结尾,就像谁说的那样,百度上搜“故事”会有千万条结果,可是搜索“结局”的结果却又有多少呢。

今天在读《小岗村的故事》这本书时,感触颇深,如今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当年却是他们冒着杀头的危险争取到的。那时的政治局面是多么复杂,可是他们却从未妥协过,最终争取到来了未来。

《金刚经》中有段话说: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现在,像现实妥协的人,就如其所说,如恒河沙般多,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

以前主读季羡林的《牛棚杂记》,真的不感想象那种日子是真的存在,但那本书只是写他一个人的,而《小岗村的故事》却是一个集体的写照。读到一半,我想到另外一个中华名村:华西村。作为天下第一村,我发现这个村子真的是太过悲哀了,人人一出生就有存款,豪车,出生就有工作,可是却唯独没有自由。一个人,一出生就注定你的生命是属于这个村子,而不是属于自己,所有的风光也仅是给外人看看而已,自己却如傀儡般生活,人生的究竟意义何在。

也许,每个人的活法都不同,有人就是喜欢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你能管的着吗。也许吧,我只是爱自由,无法想象生活在象牙塔内有多么快乐。

去年,貌似这个时候老大找我谈过一次话,问我觉得你这你感觉过的怎么样,我说了句:“很平淡”。后来,据我所知,居然听到这样的回答吓一跳,这实在很难令我想象,我真的想问一句,现在人怎么了,你不敢说真话就罢了,为什么连听真话的勇气都没有。如果今年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一定不会再说很平淡了。一年,忙了一年全在瞎搞,天天写总结报告,写了一年了,写了几千字,也不知道究竟写的啥,忙的啥。

今年的12月,我说了很多真话,可能伤到了一些人,如果你恨我就恨我吧,我是无所谓的。反正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们愿意把我当朋友就当,不把我当朋友也随意,反正我自己交朋友也是有洁癖的。憋了一年,很多话到今天都不说出来实在难受,我可不想还带着前一年的疙瘩继续向前走。

我虽然没有我爸的口才,能给别人打官司告状,也没有他当年指着县长乡长鼻子骂的勇气,但是睁眼说真话的勇气还是有的。人家都说本命年不会太好,即然如此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呢,反正这一年的运气他们都说了也不可能太好,所以肆无忌惮,畅所欲言,管爱咋咋滴。

2013年的12月,我又重新开始了搜狗竞价的操作,我对搜狗一向是深恶痛绝,14年若是让我再做一年搜狗的竞价,我肯定疯掉,工作了两三年了,除了搜搜搜狗就不能玩点别的花样了?三年时间,一家公司都可以从无到有了,而自己也两三年了,却始终在这个圈子里混,想想真的觉得好悲哀。当初那谁还说,如果你带头的人要是都没激情了,你们就可以自己另寻出路了。出于信任一直呆着,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路,再过些时候,我们的激情还会有吗?

很多话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新的一年到都了,我再不说,自己的青春真的只能喂狗了。二十到三十岁也不过十年时间,这十年应该是青春中最宝贵的十年,而今十年时光已过去四五分,而自己究竟还要浪费多少时光去敷衍,麻木自己?

12月,我听到最多的三个字就是:“别抱怨”,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这样的话真的很搞笑。是的,我是说过一些人的是非,我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但是我只写自己想说的。见过太多人看见上级像个狗似的,背地却和别人说:他就傻逼一个,是不是这样就惹人喜欢了呢。

有个国王长了个驴耳朵,为了不让别人看见,于是找了帽师给他做了一顶大大的帽子,并和帽师说不要告诉别人这个秘密,帽师应允,可是国王每天都带着帽子上朝,全国的人民都很好好奇,就问帽师为什么国王上朝总是要戴着个帽子,帽师都没有和他们说过实话,可是自己憋着这个秘密却是难受极了,最终还是在某个深夜挖了个坑,对着坑说国王长了个驴耳朵。我想表达的意思,就在这个故事中。

无论怎么吐嘈,该继续的还会继续,就像当年生产队的大锅饭,是那么好砸的吗。不管你是否讨厌你的工作,但是认真工作总是没有错的,一个人如果能对自己讨厌的工作,都能认真的对待,又有什么做不成呢?

上个月只读了一本沧月的《剑歌》,这是一对中年人的故事,不像其他武侠小说那般血气方刚,而是更加从容淡定。我一直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淡定的人,但是历经种种之后,发现自己对于某些事情上还是很难淡定。

虽然自己每个月都在反省自己,如果说没有一丝进步,那真的是太冤枉自己了。说有很大进步,也是扯淡。不管怎么,人只有不断反省才能进步,不是吗。

我承认我写的东西都很愤青,有些东西让人接受不了,不过大可放心,我认为对的一定会坚持,我的字典里不希望出现妥协两个字。如果我写的不对,我也一定会道歉。我很喜欢那句话: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虽然自己算不上一个君子,但是我还会坦坦荡荡面对一切。

新的一年了,我冒着这一年拿不到年终奖的危险,写了自己想写的话,感觉像是卸下了一个包袱,感觉特爽坦,想拉我进小黑屋就拉吧,反正说来说去都能那一套,有功夫上政治课,还不如想想如何让我们发家治富,早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今天听到钟汉良的歌里唱:“我望日月 清风飘,我叹雁门 太寂寥,曾经轰轰烈烈, 虽万千人吾往矣 英豪,输赢不过 性命一条 但求无悲无喜, 就好”立马感觉豪情万丈哈。

拜年的话就不和大家说了,新的一年过的快不快乐,不是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吗,我就算祝福你又有鸟用。

 

Today on history:

  1. 2018:  二十七年,第一次见到陌生城市亲人(0)
  2. 2016:  时光之书,2015年12月(19)
  3. 2015:  2015,奔跑着开始!(19)

评论

发表评论

|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