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平台特辑

一场梦,梦一场

我说:劳拉,你结婚的时候请我当司仪吧。 但每次总是会收到一个言简意骇的回复:滚。 昨天,从杭州拓展回来,洗完澡,除了睡觉,便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睡觉。可能是,这次没有什么传奇发生有些无聊吧。晚上8点,倒头便睡。 奇迹般的竟然做起了一个梦。 劳 […]

你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啊

一直都有想多更新些内容,毕竟熊总说过,自己的文字对某些人影响还是颇深。只是每次想煮鸡汤时,不是觉得鸡肉太贵,就是会想着调料是不是没有准备齐,以至一部剧从第一集都已看到最后一集,被队友坑出感情来了,还是不知该怎么写,才能讨好自己,不让别人失望 […]

我爱的人

2011年,21岁生日,第一次去KTV,也第一次听有人唱陈小春《我爱的人》,若是唱的难听也就罢了,关键是唱的还那么回事。 “我知道故事不会太曲折 我总会遇见一个什么人 陪我过没有了她的人生 成家立业之类的等等 她做了她觉得对的选择 我只好祝 […]

受伤的总是穷人

11年7月之前,有两年时间都呆在农村,在回农村之前,也曾在几座城市浪过。回家之后,虽然仍有网络,但还是被这个世界隔绝的太多。虽然当时也知道大家都在抢盐,但却不是通过互联网知道,而是农村里的谣言。 记得当年有一次,手机网站出现一个问题,对方说 […]

该留的留,该丢的丢

前段时间,看到一位网友博客写道自己出生于1999年,今天是十八岁生日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99年的小屁孩,十八岁了。然而,掰手指一算,你说不是十八又是几岁。 一直总觉得自己很年轻,因为身边还是八零后居多,然而之所以有这样的错觉,不过是因为自 […]

性价比

14年的时候很喜欢骑行,作为骑行的主要工具——自行车,也以能胜任川藏线的标准买的。但事实上一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不仅还未入川,反倒是在仓库里待了这么久。 当时我觉得这款车超值,至少是在骑友中超有逼格。但15年兴趣转移至跑步以后,便很少在约人出 […]

初心

看了上次更新公众号的时间,还停在上一个月的14号,而如今已过去大半个月,却又觉得时间似乎在今年停止了前进。可能是时间被另外一些事情占据,以前的的种种也只好暂时出局。 晚上登QQ时,才想起签名仍然是去年年初的那句话,曾经一天改几次签名似乎不曾 […]

情人节与情人节无关

许多事情,总和自己以为的不一样。 你以为回家过年是回去陪父母,可是到最后才发现,更多的时候陪的却是并不怎么亲的亲戚,并不怎么熟的朋友,不离不弃的手机。而你本来想着要陪伴的人,却孤独的陪伴着电视。 2月14,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也是2016的 […]

瑞雪兆丰年

晚上十点,泡上一桶面,泡的是面,吃的是寂寞。这座城市与这座城市的朋友圈,飘着雪。我独自面对着电脑,不知要把文字敲向谁。 支付宝上一群陌生人向另一群陌生人,不停的发着好友请求,热闹得好像那时刚有QQ号。只是那时的热热闹闹,只因彼此熟络。而今的 […]

任年华,似水流

很早以前,便知道有一座古镇,名叫乌镇。很久以后,看了一部关于乌镇的电视剧,名字叫作《似水年华》。 没有看完这部电视剧的时候,独自一人去了乌镇。没完这部电视剧后,有了今天的这篇文字。剧里齐叔说:日子是日子,故事是故事,日子久了,也便成了故事。 […]

那时冬,那时事

这一年上海的冬天,比往年都冷,至少是我在座城市呆过的这些年。用到这些年这个词,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但时间就是流逝这么快,什么都变了,连代表时间的词的也变了。 【壹】 05年的冬天,第一次来上海。十几个小时的绿皮车,无座,车票也是从票贩子手中 […]

有些人玩消消乐都比你认真

前段时间微信上有人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同一个人,第二次。 我答:你以前不是问过吗。 对方说:是吗,我不记得了。 我说:那就别问了,反正还会忘的。对方说,也是。然后,也许会是我进了别人的黑名单,或是从别人的好友列表消失。反正,就是这样了。 […]

|地图|友情链接